高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压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张庭宾中国A股底部何在

发布时间:2020-10-17 01:26:09 阅读: 来源:高压泵厂家

张庭宾:中国A股底部何在?

人民币自由浮动是当下最明智选择  中国A股还有希望吗?  仍有人期待着新一轮的人民币升值能够带来奇迹,国际热钱继续流入,推动A股继续上涨。  自11月29日,人民币新一轮升值至2月9日收盘,人民币已经升值了1.07%,是继2005年7月-2008年7月,2010年6月-2011年11月以来的第三轮升值。在第一轮升值的前27个月中,上证指数大涨500%;第二轮上涨的前4个多月中,最大上涨了36.5%。从11月30日开始的第三轮升值,首个月下跌了11.3%,最近一个月上涨了11.06%。  由此可见,即使上涨的原因是由于人民币升值,它的效应也严重衰减。更何况本轮反弹主因是——1月6日,温家宝总理呼吁“提振股市信心”+地方养老金入市概念。  数据表明,2011年11月底,中国央行强行扭转市场的人民币贬值预期转而升值,12月份并未出现国际热钱减缓外流的现象,外汇储备减少了398亿美元,外汇占款减少了1003亿元人民币。2月10日,外管局公布了国际收支平衡表,2011年四季度资本和金融项目(含净误差与遗漏)逆差474亿美元,再次印证了去年四季度资本流出的猜测。2月9日,外管局首次承认资本流出压力骤然增加。  时间已初步证明笔者判断——试图用人民币稳定甚至是升值的方法留住热钱,那只能让国际热钱实现最大化利润离场,现在应放任人民币贬值了。尽管自2005年7月以来的几年中,笔者坚定地反对人民币加速升值,可现在,我认为,放任人民币贬值,实施浮动汇率制度,是当下中国最明智的选择。有趣的是,当年极力主张人民币加速升值,自由浮动的某些主管人士却不再提市场,强行推动人民币升值。  坦率地说,指望国际热钱继续涌入中国,已属奢望。国际热钱大量流入中国有三个前提:1,亚洲金融危机后,在朱镕基铁腕主导的人民币美元联系汇率护卫下,中国抓住了“世界工厂”的机遇,人民币内在价值不断提高,国内资产价格确实严重低估,2,中国A股股权分置改革后,股市大体与国际接轨了,国际热钱找到了最佳投资窗口;3,有关部门未能有效遏制热钱流入。如此内因外因相结合推动了2005年7月-2007年10月的超级大牛市。  然而,随着人民币升值,大量热钱流入,极大地推高了股市、楼市、劳动力价格,加之国际大宗商品大幅上涨,中国制造的成本不断攀升,世界工厂在2007年达到顶峰后,竞争力一路下滑。2007年,我国贸易顺差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达到10.1%的历史峰值,2008年这一比例回落至9%左右,2009、2010年降至5%左右。2011年,预计降为3%左右。这种趋势仍在继续,随着欧美针对中国的贸易保护的加剧,美国有意以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分流从中国进口。中国的贸易顺差仍会持续下降。  贸易顺差占GDP之比的持续下滑,表明中国核心竞争力——世界工厂的优势逐渐消耗殆尽,加之,中国政府主导的投资拉动也在4万亿救市后盛极而衰。至于内需在过去30年中,更是一再被外向型和政府投资拉动型经济所牺牲,占GDP的比例已经由1980年的53%下降到今天的35%。即从外需、投资和内需的“三驾马车”来看,中国均处于经济继续下降通道中。热钱很难分享更多经济增长。更不要说一旦伊朗战争爆发,对中国经济、楼市的严重负面冲击了。  从投资收益来看,股市、楼市的巅峰已过,VC、PE、艺术品等泡沫顶点也过了。6124点的上证指数和2010年4月的楼市价格,已经将最大多数的中国国民深套其中,因此,除非有超严重的恶性通胀,除非中国社会大变革再造根本竞争力,否则,是绝不会有国际热钱再来当“解放军”的。  中国A股之所以持续低迷,更重要的原因是它是“漏斗市”,不是一个创造财富的股市,2010年6月迄今,上证指数零增长(这还不包括上证指数编制方法的放水),算上CPI,投资者平均亏损超过50%。  本质而言,中国A股根本不是一个真正的市场,它根本无法将资源配置到最有效的方向去。它的整个体制的设计,就是一个在政府权力主导下的定向利益输送机制。利益输出方是广大股民和基民,利益输入方是上市公司、证券业内部人、市场庄家和国际热钱。这个市场就是靠不断忽悠更多的人掏钱入市而延续,直到最近脑筋动到了地方社保基金,也可谓山穷水尽了。  这种“利益输送市”的设计贯穿了市场的各个层面:1,中国A股IPO是证监会发审委的审批制,即行政审批制,源头就是权力,不是市场。于是乎就发生了扑克牌上市的闹剧;2,以国有证券公司主导的高市盈率的发行机制,最大化吸纳公众投资;3,国有基金公司对大股东负责,却不对投资人负责;4,股指期货成为加速财富再分配的利器,大多数股票投资者被屏蔽在外,公募基金迄今尚未拿到股指期货资格。这让国际热钱如鱼得水。  更为基础性的是,A股市场根本缺乏纠错机制。在美国,举证责任在辩方和集体诉讼可以有效地遏制上市公司内部人与庄家合谋,“看门狗”制度鼓励财务专家为公众投资者服务,以遏制内部人利益共谋剥夺社会公众财富。而在中国,连最早向中国介绍这三个制度的郎咸平教授现在都不提这些了。  正是以上这些原因,笔者在2010年4月曾撰文——《股指期货:中国证券市场的第三轮洗牌》指出,中国A股的散户市和基金市将终结,中小投资者和基民输的将很惨;2010年10月,我们曾推出专题战略研究报告《A股“残局”》,明确建议中小投资者退出股市。  坦率地说,在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再造之前,在中国A股的利益输送市被根本变革之前,指望中国A股再掀牛市,那无疑都是痴人说梦。  至于中国经济新动力再造,笔者一贯的观点是来自于如下几个方面:1,“全能管制投资型政府”转变为“有限责任服务型政府”,极大地降低政府成本,发挥民间活力。具体的方法是扩大村长的民主选举到镇长、县长。县人大代表直接选举;2,放开金融系统的中下层,鼓励民间金融合法化,极大降低中国金融成本;3,土地矿产资源的主要收入转入社保基金等。  至于A股再造的要义,必须回归真正的市场竞争,取消证监会发审委,多设置几家交易所,包括民营控股的交易所,实行市场化竞争。  当然,上述建议在中国遭遇一场严重的经济金融,乃至社会危机之前;在股市遭遇比2005年更严重的硬着陆之前,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危机并不全是坏事,往往只有危机才能倒逼而出真正的变革力量。  最后的建议是对股市应保持警惕,每一次股指较大反弹都是离场的机会。

辅导ib

alevel课程有哪些

gcse课程

alevel课程培训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