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压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Facebook比较早年亚马逊业务模式不牢固

发布时间:2020-03-10 10:56:07 阅读: 来源:高压泵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腾讯科技讯(无忌)北京时间8月2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社交平台Erly的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前Hulu首席技术官埃里克冯(Eric Feng)日前发布博客文章,对2000年前后的亚马逊与Facebook当前在证券市场中的表现进行了比较。笔者认为,两家公司事实上并没有太多类似之处。相比之下,Facebook的业务模式仍不太牢固,当前面临着比亚马逊当年所面临的更大的压力。埃里克冯在斯坦福大学攻读完研究生专业以后,曾在亚马逊工作7年时间。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科技博客Silicon Alley Insid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亨利布罗吉特(Henry Blodget)上周末发表文章,对Facebook的股价发表了一些健康的预期。我并不是盼望着Silicon Alley Insider在Facebook上具有一个社交阅读器,关注究竟有多少Facebook员工浏览了这篇文章的问题。

这篇文章真正吸引我的,是文章的点睛之笔--Facebook应鉴戒亚马逊长时间的股价为其最好设计方案。如果需要更加精确的类比,就需要更多的审查。

我曾在1997年至2004年在亚马逊工作,见证了亚马逊上市后股价的飞涨,和随后的狂跌。事实上,除能够从成立时间上进行比较以外,两家公司并没有太多的可比较之处。

首先,在结束了早期的上涨以后,两家公司的股价表现其实不相同。亚马逊的股票从未在非公然交易市场进行交易。直到成为了一家上市公司以后,亚马逊股票才开始交易。Facebook的情况则有所不同。在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之前,该公司的部份股票曾在非公然交易市场进行交易。在非公然交易市场交易期间,Facebook其实不需要遵守公然市场的信息表露原则,因此该公司的绝大多数财务数据均为市场猜想。投资者听到的仅仅是Facebook选择表露的数据,和ComScore等互联网流量监测机构提供的相干数据。这些通常只会包括两件事情:用户增长和参与度(花费在Facebook网站中的时间。)

Facebook和第三方监测机构提供的数据几近一直在不断的上涨,特别是用户数量,已到达了此前任何一家公司所未曾到达的高度,这种情况也致使了市场对Facebook几近于疯狂的估值。我居住在旧金山湾区,在职业生涯的绝大多数时间就职于科技公司,也知道在首次公然招股之前,这些会给公司带来天文数字般的估值。所有对外公布的营收、利润数据,都是精挑细选的结果。

固然,Facebook的首次公然招股发行价带有明显人为推高的痕迹,有关与此的报导已随处可寻。

从一开始,亚马逊的股价就一直基于公司的财务表现。营收、毛利润、用户和事迹预期,全部都对外公布。我们当时对自己的长时间业务模式充满信心,历来不会对公司的季度财报电话会议或是与分析师的会议感到耽忧,不过我们一直对未来的事迹预期极其守旧。固然,在仔细研究了我们的业务模式以后,包括比尔格利(Bill Gurley)和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等互联网投资界知名人士,均对我们充满了信心。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布罗吉特1998年底预计我们的股价将到达400美元(分拆之前)以后,亚马逊的股价曾出现了一段飙升。

如果说Facebook的发行价在首次公然招股前不被人为推高,我们也许不会看到当前19美元至20美元的股价。相反,我们会认为Facebook的股价将停滞不前,但近似于公平。相对Zynga和Groupon,人们可能会认为Facebook的股价在科技领域犹如盘石般稳固。但是,Facebook终究却以另外一种方式希望取得未来将会取得的财富,这也致使众多的Facebook投资人为其留下了伤心的泪水。

在1997年至2004年在亚马逊工作期间,我从未听说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会对公司的股价表现感到过一丝忧愁。当时我们每一个季度都会举行全员大会,他从来没有谈到过公司股价或是对股价表达出些许的忧愁。正如人们在公众场合看到的贝索斯那样,他一直是带着开朗笑容的开心极客。在当时每一个季度的公司全员大会中,他总是如此。

在我的记忆中,贝索斯只有一次谈到了亚马逊的股价问题,这还是有人在全员大会结束对此发问后他才提到这1问题。在全员大会以后的问答环节,贝索斯看了看手中搜集到的问题,才谈到了公司股价这1问题。

当时亚马逊股价正处于1998年底至1999年年初的飙升时期,有人问贝索斯,员工是不是应当继续持股,还是兜售持股?考虑到公司股价已飙升,贝索斯对此有何意见。我历来也没有忘记贝索斯当时的回答。他说,这属于个人决定,根据你个人的财务状况。固然,最安全的选择应当是多元化投资,不应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是他给他奶奶的建议,也是给所有人的建议,包括全部的公司员工。这与你感觉公司的前景将会怎样无关,他固然对此充满信心。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回答,具有着非凡的先见之明。

固然,随后亚马逊的股价一路下跌至了几美元。再一次,在公司全员大会中,有人提到了公司股价的问题。这一次,贝索斯援用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援用本格雷厄姆(Ben Graham,价值投资大师)的话说,短期内,市场是台投票记录机;但从长时间来看,它是一台称量器。

换句话说,不要在意市场当前的表现,一旦他们看到了我们正在打造的长时间价值,我们的股价很快便会上涨。贝索斯在当时强调,我们从来没有像股价表现的那末好或是那末糟。由于投资人只专注于提供反应公司基本面的相干数据,他告知年轻人首先最应当斟酌的,是消费者的体验。

我其实不清楚扎克伯格对股价的连续下挫在公司内部有何反应。不过我从大量的媒体中我已发现了一个相同的辞汇,痛苦的(painful)。假设说扎克伯格说股价表现可能让投资人感到控股。对有人问他时,我不知道他如何回答让股价上涨的问题。

Facebook的股价仿佛更取决于营收、净利润增长等短期内的财务信息,而不是用户增长或参与度,这实际上也不会带来任何可怕的结果。这就犹如是自己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一般,是众多的公司梦想的结果。如果Facebook当前把广告营收看作是主营收流,那末该公司仍只占据了市场的很小一部分份额。就亚马逊而言,2000年该公司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际市场,都只占据了市场很小一部分份额,我们当时认为亚马逊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

Facebook感到的焦虑,可能与该公司能够如何控制自己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长有关。在2000年的亚马逊,我们的零售数据非常强劲,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数据大部分是可预期的。我们的客户体验在当时非常好,因此我们的用户数量每月均保持增长。多年以来,亚马逊的营收模式一直能够保持让公司预计下一季度营收将增长2%至3%。

2%至3%,这干得多么漂亮。我历来也不担心在发布季度财报时,我们的事迹是不是会到达市场分析师的预期。我知道我们一定行。唯一变化的,便是分析师如何分析我们的长时间战略,如蓄意以增长为名下调我们的利润率。

由于没有提供太多的公然数据,我没法绘制出Facebook广告营收趋势的图表,但仍可以明显的感觉到,Facebook在竭尽所能通过用户总量、访问时间等来提升公司的广告营收。除此之外,Facebook可能已发现了公司流量向移动互联网的转移,由于装备屏幕大小的限制,这将致使公司的广告营收变得非常困难。可以认为,Facebook在目前遇到的压力要比亚马逊当年大很多。

Facebook需要处理,而亚马逊之前未曾遇到的一个问题,将会是员工的叛逃。亚马逊总部位于西雅图,除去在亚马逊工作以外,当地并没有多少更具有吸引力的热门互联网公司。微软是西雅图最大的科技公司,但是与亚马逊相比,微软更像是1只恐龙。亚马逊的绝大多数竞争对手,要末是实体店,要末是位于湾区的公司。我从来没有见到Facebook当前所面临的这类景象。该公司有着众多具有充分现金的竞争对手,他们都位于Facebook总部附近。相对当年亚马逊的员工,如今Facebook员工的转换本钱要低出许多。

固然,对公司员工的争取,仅仅是Facebook面临的一系列竞争的子集。不过与2000年的亚马逊相比,Facebook当前面临着更多的竞争压力,这主要集中于两点。第一,Facebook的竞争对手要更多一些。亚马逊只有两个真正有威逼的竞争对手,一个是eBay,另一个是后来的谷歌(微博)。但当时两家公司还没有给亚马逊带来真正的竞争压力。第二,亚马逊在2000年的业务模式要比Facebook当前的业务模式感觉更坚固一些。

中交三航局第三工程有限公司

自贡飞黄商贸有限公司

中国大连国际经济技术合作集团有限公司

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龙岩中心支公司